折戟

醉卧红尘忆往昔


事情是这样的,我作为一个热衷于山顶看风景的云梦经常飘着小蝴蝶傲视群雄,当然,我是一个拥有少林心的云梦——哪个奶不想成为主T?!好吧可能只有我。
这天,我依旧飘嘎在薛家庄的上空,远远看到河的那边露了一个山头子,想着分几次轻功过去,结果飞到前一个矮山头的时候不出意料的自由落体了,我无所畏惧甚至还有点想笑:你能奈我何,我回回血回回气力值,二十秒后又是一条好汉。
呵。
然而我忘记了昨晚武当被断腿支配的恐惧。
所以当我在某不知名阁楼二层以一个高难度姿势落地后,我不得已把面朝砖瓦背朝天的断腿奶妈送回了江南人多的地方准备寻求帮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