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戟

醉卧红尘忆往昔

想骂人的心日渐澎湃😊

是我想说的话了

Laceration:

《亲爱的读者,谢谢你们》
我想说的话,都在图里了
丑丑的,请不要嫌弃

开放转载(*'へ'*)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

微博也有发,在这里丢个地址

发货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家书

❤不上升💙

千玺谨启:

 

虔请康安。近况如何?念念。

 

如今活计我很是中意,小孩子也是讨人欢喜,到是寻日晏明还掛住你临行前那匹被他揪了尾巴毛的白马掛住得紧,今儿个看了言之家的毛绒团子就再没从他嘴里听见半句千玺哥,带着一头兔子毛去街,既而哭丧个脸回来扭计,哭啼得不成样,叫我笑了好半天。

 

想昔时见你也是这么个年纪, 怕是没和你讲过罢。方六龄就见你在令尊的演武堂比划得正义,不觉肃杀,还是可爱迷人得紧。如今我们虽未及冠,但髫发已远矣,便不再回首了,我且念着便好。如此然我们识十有二矣,也是不短。不嫌鄙薄,不胜感激。

 

还有一事铺垫许久,不意启,然不得不吐。

 

窃以为在学堂任教便就寥寥罢,不过安逸甚短,我国家死难迫近,我怎得还苟且度日?不如同你一道上阵罢,或是还能成一对轮回恋。你看了定要骂我。莫放胆,莫烦心,我只停那湘军旗底下乘凉打闲就是,且不敢扰你分神。我只看着你便很是欢喜了,再不敢将求其他。

 

令堂别时给你的匣子,我一并放在桌上了,倘若他日咱还能再全身回来,再打开不迟,歹说我们同生死过了罢!那令堂既不会再四惦记,你也有理正的当嘴做王家的新抱了。

 

言不尽思,再祈珍重。

 

情长纸短,不尽依依。

                                一九八八年六月七日

                                            王俊凯

 

放下这张被保存得极好,可实际上真的有些年头的轻薄脆,还没来得及揉揉微酸的鼻子,手里的信就被珍而重之放进了一个不起眼的小匣子里。

 

邬童扭头看着目中带火的隔壁老王,悄悄扯了扯思绪还沉浸在家书里的尹柯,王牌捕手被扯了一个激灵,刚吸了一口气想兴师问罪,余光瞥见紧盯自己按在邬童胳膊上的沾了灰尘的手指,带着两份尴尬收手,顺便把刚才吸进的一口气化作一个短促响亮的嗝,在面前这个不减当年风华的中年男人的憋笑声中,悻悻叫了一声爸。邬童见自家捕手还未动手已经败下阵来,只能蹭着鞋底板的积灰半掩在旧红木书架后。

 

王俊凯抱臂在胸前,刷得锃亮的皮鞋不安地打着乱七八糟的节奏,看看自家品学兼优的儿子,再看看和自己有七分像的邬童就气不打一处来:“怎么,你小子小时候打棒球打碎我家玻璃的时候不还梗着脖子和我刚的吗?现在怎么跟个鹌鹑似的?还用得着躲在小柯后面了?!怂包。”

 

邬童一听这话就瞪圆了眼睛仰着头就想上去和未来老丈人干架,阿不,据理力争,刚走出半步的器宇轩昂就被尹柯一个巴掌糊了个猛鞠躬,得到了王先生“我儿子依旧是我儿子,我永远不会是你爸爸”的傲娇眼神,因为要讨好老丈人而自告奋勇来打扫阁楼,现在只能给全身上下每一个不服因子发出指令“开始撤退”的邬童,不得不安慰自己是为了爱情做出的必要牺牲。

 

“凯哥,这个……”尹柯忽略向自己求安慰的小眼神,捧着匣子小心翼翼不知道怎么开口。

 

“是我当时带湘军镇压西南叛军时,他背着我写的情书。”易烊千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倚在阁楼门口,梨涡浅浅看着一大家人。

 

“什么背着你写的情书,我其实把这个当遗书写的来着!”王俊凯也弯弯眼睛,挤出几丝鱼尾纹,上前去勾易烊千玺的小手指,猝不及防被拍开,又顺势被人单臂箍住,眉心痣另一只手把玩着从衬衣里露出的一小截玉佩恶狠狠骂道:“明明是你背着我上前线!什么被迫征兵充军!你就是不长记性!好好当你的教书先生就是了,为祖国浇灌花朵的园丁事业添砖加瓦,你倒好!招呼不打一声就敢拿着笔杆子冲我呲牙笑,你是准备用毛笔捅敌军出气儿的窟窿眼子吗!!!”

 

越想越气,易烊千玺干脆把自己的那块玉佩也拿出来,“给你匣子就是你的了!打开就是了!我娘那时候都过世一年多了,我在家本来也不是个安生的主儿,都忤逆她惯了,她说留给易家未来女主人的,没有女主人这不是有男主人吗!带着就是了谁还能说什么闲话不成!”

 

弯弯嘴角王俊凯叹了口气,抱住气的打转转的易将军,曾经满是墨香的大手从易烊千玺微长的颈发顺到了侧腰隔着衣服都能摸到的刀疤上,一下,一下:“我知道,都是我的错。别生气了。”

 

易烊千玺把头从王俊凯的颈窝抬起时有点恍惚,眼前依稀是那年大雪撑着油纸伞的青衣少年,一水桃花潋滟,浅笑翩翩,勾着小手指,对他说爱。






说实话我没经历过高考,因为已经在中考的时候被大浪淘沙淘走了,所以不知道大部分高考生的心情,不过也不难猜到就是了。说这件事是因为想解释一下这篇文。

本来是全国一卷的作文题,给2035的18岁写封信,不知道怎么的就写开了民国(?)风,好一顿查6.7发生了什么事儿,后来想想历史学的也不好就干脆半架空了吧。民国书信体也是现从百度搜的,也就是东施效颦练练手,看起来这封信挺像那么回事的但是经不起细细推敲,大体一看吧。

高考加油,不辜负自己就好。

就只能憋出来一句加油了❤

不上升

王俊凯喜欢易烊千玺。

王俊凯很喜欢很喜欢他的易易。

但他没和任何人说过。

终于有一天,他放下了矜持和尊严,想卑微地在他耳边说一句我爱你。

我不需要你的回答和感情,我只是按不住砰砰跳的心脏了。

王俊凯这样想。

他走向正在阖眼熟睡的人儿,越靠近,嘴角的弧度越大——他怎么长成了我喜欢的样子呢?

大概不是易烊千玺长成了王俊凯喜欢的样子,而是王俊凯喜欢的样子啊,在他心脏一下一下的跳动中,勾勒出了一个易烊千玺。

三米。
千玺,你知不知道向烊花啊?看我!我像不像?

两米。
千玺,你知不知道虎牙是梨涡的前奏啊?我的虎牙都有点凉了,你的梨涡呢?

一米。
王俊凯觉得自己不做点什么很有可能会在今天因为心律不齐英年早逝,他强迫自己冷静。

他慢慢把眸中的爱意收敛,静静打量着他的小朋友,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小锅盖变得棱角分明,该有的男人模样一项不少,不再是面对媒体咄咄逼问时紧紧抿着嘴唇默默向后挪移半个身位的老幺,也不再是排练厅遇到偶像咧着嘴笑得可爱,但只会蹲在墙角的小怂包。

他离了自己,长成了更优秀的模样:可以游刃有余面对唇枪舌剑,在长枪短炮中风度翩翩,无谓任何事故或批判,他依旧可以做自己;他也可以以同等身份和偶像同台较量,为了队伍气势凌人,又带着赞赏和湿润的眼眶迎接一个又一个的拥抱——

在自己看不见的地方,在没有自己的地方。

王俊凯在能清晰感知到易烊千玺均匀呼吸的地方停下了思绪,也停下了缓缓靠近的桃花眼,他眨眨眼,试图收回迷离的水汽。

我还配不上他。

王俊凯向来是骄傲的,好胜的,即使是成年后收敛了心性也还是存着一份舍我其谁的傲气,表演老师告诉过他,现在的王俊凯是明星王俊凯,明星王俊凯需要沉淀,需要过度,需要慢慢来,现有的能力或许在有些人人眼里配得上你的名气,但是你已经满足了吗?

不满足,我还要更好!

所以王俊凯拼命让自己接受更多的文化底蕴和演技积累,他努力让自己成为一个有能力有担当的公众人物,舍友问他你这么拼别人又看不到,我都替你不平,何必呢?

把驾照揣进口袋,拿起一旁的剧本的小司机气定神闲地瞥一眼舍友:为了以后,有一天我带着爱人想向全世界公布的时候,所有人都是带着祝福和赞赏,而不是谩骂和嘲笑,即使总有那么多人不赞成不喜欢,我也有那个能力带着作品和奖杯,砸到他们闭上嘴为止!

看着舍友明显被震惊到的脸,王俊凯更加认真的揣摩角色——

总有一天。

但是现在他看着易烊千玺的脸,觉得这个总有一天可能会来的很晚很晚,他走的太快了,可能还没到自己能护着他走过流言蜚语的时候,他已经站在很大很大的舞台上笑着对自己伸手了。

还不可以。

还没到时候。

门外助理看了看表,敲敲门,漫不经心推开休息室的时候看见的是自家小孩对着睡得四仰八叉的老幺一顿猛拍,突然的闯入让拿手机拍的不亦乐乎的始作俑者不小心按开了音量,清脆的"咔嚓"声吵醒了睡得朦朦胧胧的未成年。

随后就是一顿你追我打鸡飞狗跳,后面默默收拾残局的助理摇摇头,拿起万恶之源的手机,看到锁屏换成了一句话——

快点,快点跑,别让他等太久。

六一快乐!




其实看的出来一篇文章是分开两个时候下的笔吧?一段在3月(?)一段是5月,心境不同写出来的东西也不一样,有时间会修一下的,暂时先让它这么放着吧。

很想要一个小窝,多大都好,只要是属于我的就好。

吸吸欧气!!!顺便来预约一下明天来互扫的小姐姐啊!!!不行拉个群互帮互助一下啊!!!!